维权帮扶
外出农民工维权如何与工会“牵手”?
2014-04-11  

每年有超过5万的农民走出大山谋生,如何为这些农民工维权?湖北保康200多个基层工会,通过对个案的举一反三,初步建立相关制度,让走出大山的农民工,在工会保护伞的关照下,放开手脚实现自己的劳动致富梦。

  “三会”把维权关口前移

  几年前,保康福应矿业法人王昌达与保康鑫润矿业532号矿洞的承包人秦沛洪签订开采合同,因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,双方就开采价格多次协商未达一致。

  时隔一年,王昌达因资金周转不灵等因素,放弃承包,双方达成解除开采合同,秦沛洪共拖欠王昌达工程款、农民工工资、工伤保险等65万元,秦沛洪承诺待矿洞承包出去后支付欠款。

  32个农民工近一年的工资、保险就此搁置,当秦沛洪把矿洞顺利承包出去,并正常生产6个月之后,仍未兑现诺言。

  事后,马桥镇工会主席王远兵说: “如果早发现这个问题,就不会有此事。”

  一个是缺乏动态监督,没有主动、及早发现问题;一个是农民工自我保护意识较差,法律宣传不到位,镇工会委员黄兴武说。

  马桥为磷矿重镇,小企业多,农民工数量大。在监管难以到位的情况下,镇工会成立矿山工会联合会,职工达到8人的就建分会,或设工会小组。

  联合会主席由镇工会副主席担任,并配备一名专职协理员。每月,由镇工会委员分片负责,采取包片召集一次议事会,随时听取意见,采集信息。工会将问题集中后,及时与企业决策层会面,召开协商会,化解矛盾。对于重大问题,及时与镇政府召开联席会,研究解决。

  议事会、协商会、联席会的推广,有效控制了劳资纠纷、劳动安全等问题。后来,马桥镇还将“三会”制度在村、社区工会推行,通过家属了解在外务工人员情况。

  同时,每年春节、五一等节假日,在农民工返乡高峰期,镇工会坚持向农民工发放一封信和短消息,宣传工会、劳动法律法规,公布工会联络方式等。2013年,马桥工会还建立全县首个基金会,帮助有困难的农民工。

  双向联络打通求助通道

  很多农民工身处他乡,很难直接和工会“牵手”。

  几年前,肖文平在阿尔及利亚打工受伤,经当地治疗一直未见好,来自国内的“工头”肖兴贵承诺:只要肖文平同意回国,责任一概由他本人承担。然而,回国两年,“工头”人早已不见了。

  当初,肖文平认为对方是老板,自己是个农民与他争,必然会“打了官司输了钱”。肖文平为治伤,花光了所有积蓄,只好放弃治疗,他已无力气挣钱,生活陷入困难。

  事已至此,肖文平忍痛瘸腿,经人介绍,找到工会组织。

  肖文平说,他们不经意间看到工头肖兴贵出国护照是一大型企业办理的,其他情况一概不知,为了找到赔偿义务人,工会维权组专赴太原找到用工企业了解情况,而该公司相互推诿,拒不接待。

  经多方打听,找到回枝江过端午的肖兴贵,但他拒不赔偿,经工会严正交涉,最终达成以当事人在阿国的收益标准获得的赔偿。

  如果工会能第一时间获知肖文平的情况,而肖文平又能把工会作为维权的第一选择,情况就大不一样。

  为此,歇马工会想到了建立工会的“眼线”。

  歇马镇是保康人口最多的镇,也是外出务工人员最多的镇,他们把社区网格员、村民代表固定为维权联络员,在外出务工20人的队伍里设立一名联络员;并在社区、村工会建立外出务工人员详细的联系方式,向群众发放工会联系卡。

  每年春节后,歇马工会组织老乡带老乡活动,歇马工会联合会工会主席张仕进说,这样可以为农民工快速找到工作,还可以让农民工结伴而行,彼此有个照应。

  维权预案让维权行动更快

  农民工遇到了困难,时间紧迫,一般就会去求助好请的、专业的、办事速度快的人。去年,一位80后矿工异乡遇难,寺坪工会快速维权,让当事人很服气,逢人就赞找工会管用。

  黄宝平和张金珍是一对年轻的恩爱夫妻,3年前俩人一起去广州打工,可回来时只剩黄宝平一人。

  妻子张金珍因交通事故致死,肇事方在当地相关部门的调解下,仅承诺赔偿损失17万元。处理任务落在寺坪镇工会主席杜渊和司法所律师姚呈华身上,他们长途跋涉,拖着疲倦的身体,经过两天3轮的交涉,最终达成70万元的赔偿协议。

  在前去处理事故途中的预见性想法,在事情过去好久后,还记在杜渊心上。

  这是杜渊第二次赴异地维权,也是第一次为死者维权,更是第一次与律师合作维权,他说:“如果没有内行的律师,用法律条文拿住对方,我们只身异地,对方的赔偿数额是不会由17万元变为70万元的。”杜渊坚信,维权要靠实力。

  20岁出头的张学敏,在沪昆高速铁路贵州省旧寨隧道打工,被洞顶掉下的巨石砸伤,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得知情况后,寺坪工会工作组迅速赴贵州,为张学敏维权,用工方以“死者自身有责任”为由,推脱自己的责任,想赔偿45万元了事。

  经反复交涉,工会提出以新修订的《工伤保险条例》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可支配收入标准为依据,一项项列出赔偿明细,用工方最后赔偿了59万元。

  为此,寺坪镇工会工作委员会改建为工会联合会时,第一个把律师推选进工会班子,并与之签订了聘用合同。

  同时,镇财政每年拿出两万元预算,作为工会维权经费,成立了以工会牵头负责,司法、综治、公安等部门人员参与的农民工维权组织。

  今年,寺坪镇工会制定了《职工(农民工)维权预案》,细化到定人、定责、定时,并将维权事件化成三个等级,以异地、本地、事件大小为依据,侧重不同人员去维权。每个维权行动都有预案,让维权行动更快、更有说服力。(中工网记者 邹明强 中工网通讯员 刘兴攀)

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
网站访问量: